只是不愿向时光妥协

照顾生病的对方

是某天陪同学打电话结果只穿了一件单衣那孩子还打了半个多点之后不出意外的感冒了于是自习课学不进去神志不清的产物
……介绍很长……。
正文很渣
就连肆柒我都能ooc呢我厉不厉害……。
行了上正文吧……。

1.

在冷风中冻了几十分钟后终于得以回到室内,虽说不是很暖但是也比室外好得多。打着寒颤翻出感冒药,和着冷水吞了下去。昏沉的脑袋被这冰凉激得清醒了几分,却很快又继续昏沉下去,并隐约带上了些痛感。

和人到过晚安后回到自己房间内,只草草收拾便躺倒蜷缩在床上。疲惫携着困倦袭来,将思绪溺灭其中。

2.

闹钟准时响起的时候,本想像往常一样坐起,却发现自己连抬手关掉它的力气都没有。一边很无奈的笑自己的抵抗力还是一如既往的差,另一边想着时间也恰好是周末,就当给自己个借口偷偷懒吧。

艰难翻身后不再理会身后略吵的音乐,很快再一次陷入睡梦中…

“柒儿起来啦…醒醒…都几点了…怎么了是病了么?”她熟悉的声线响起,很模糊,如从隔着云雾般的千里之外传来。顺着人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的力道,将侧躺着的身子翻成了平躺。然而躺下这一震弄的身体像是要散架一般。

“应该是感冒了……今天别管我了……别传染了……”一边应着一边费力抬起胳膊搭上眼睛,试图挡住窗外刺进来的阳光。

大脑的思维再一次变得缓慢起来,恍惚之中似乎听见她熟悉的声音正唤着自己的名字,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却已无力应答。

3.

不知是昏睡了多久,醒来是已近乎黄昏。乏力的感觉退了不少,胳膊使力撑起上半身,顺手接下脑门上掉下来的毛巾。

应该睡了好久吧……好像做梦了……一个非常美却…令人神伤的梦……已经记不清了……

睡糊涂了吧

晃晃脑袋下床,向屋外挪过去。厨房里传来一些声响,闻声望去便看见那人咳着从厨房里出来。

“厨房还好吧?”轻笑着倚住门框唤她。

“哇柒儿你都不先问我还好的嘛!”看到我出来她便擦了擦手走过来,“怎么这就下床了,不冷么。”说着她抄起衣架上的大衣披到我身上。

“还好啦睡了一觉感觉好——啊嚏——多了…”
“……你这不是找打么……”

和一脸黑线的她一起坐到沙发上,侧过脸便对上她混着些担心和生气的眼神,不自然的移开视线并试图转移话题。

“毛巾是你敷的么?”“是啊不然呢?你是不知道你今天烧的多高……吓到我了都……”
“辛苦肆儿了这么麻烦你……”“你这么见外是什么态度……。”
“……你锅里炖啥了……?”“呀忘了!”

4.

看着人有些手忙脚乱的在厨房里忙活,不知为何心里有些欣慰。伸手摸了摸自家蹭到腿边的萨摩耶和攀到后背上的猫主子。拉着刚披上的大衣将其裹得紧了些,顺着猫主子的力道侧身躺在沙发上,任它在自己身上蜷成一团。

突然间又有些恍惚。

这大概是几年前的自己,最向往的场景吧……有安定的家和她。

神志再次不清醒,像又要陷入梦中。
脑中涌过的,似乎是这些年于她身后侧视时的恐惧和数次的绝望。
口中不自觉的念叨…

“只是梦也好的……”

而后又听见那人声音,似真似幻,但扔令人安心。

“比梦要真实的多呢。”

便安然睡去,无梦。

评论

热度(6)

  1. 皮蛋瘦肉粥 转载了此文字
    给这个小可爱扩散……这孩子写的文其实超好的就是她没时间发 话说我换号并改攻lof后认识的第一个人是她...